關於部落格
置之死地而後生。當一切海闊天空,你就會重生
  • 868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【嘰嘰喳喳】又一個玫瑰少年隕落....〈被笑娘娘腔跳樓〉國中生留書泣訴 無宣洩出口選擇消失


〈被笑娘娘腔跳樓〉國中生留書泣訴 無宣洩出口選擇消失

檢警昨發現楊生遺書
〔自由時報記者鄭淑婷、賴筱桐/新北報導〕疑似在學校被排擠、被笑娘娘腔的新北市蘆洲區楊姓國一生,前晚跳樓尋短,檢警昨發現楊生遺書中提到,「曾被欺負想找爸媽訴苦,不過爸媽太忙了,老師看到也沒說些什麼」。

曾想找爸媽訴苦 老師看到沒說什麼

遺書提到,看小說、漫畫、聽音樂及畫畫,是他唯一的宣洩管道…,最後選擇消失在這個世界。檢警研判,楊生可能因被欺負,找不到宣洩出口,感覺全世界都遺棄他,便選擇封閉自己,最後消失在這個世界。

校長謝承殷表示不知楊生被霸凌

學校校長謝承殷轉述導師說法,表示楊生在校成績中上,這次段考拿下前十名,平日會主動幫老師的忙;個性較內向,不擅於表達個人情感,遺書中提到被同學欺負,謝承殷表示,不知道楊姓學生有留下遺書,導師也沒有接獲任何他疑似被霸凌的訊息。

據了解,跳樓自殺的楊姓國中生,前天晚上8點多,獨自在房內寫下遺書後,向家人說要到樓上去拿東西,沒想到出門後,竟走到住家7樓公共走廊,從窗戶往下跳,墜落社區中庭,家人與社區住戶幫忙救人,楊生最後仍因傷勢過重不治。

檢警昨相驗遺體發現,楊生曾訴說對這個世界的無奈,他透露「曾被欺負想找爸媽訴苦,不過爸媽太忙了,老師看到也沒說些什麼」,不排除他因被欺負又找不到宣洩出口,才會選擇輕生。

家人說,意外發生前楊生沒有什麼異狀,只說了要到樓上拿東西,沒想到大門才關上就聽到「砰」的聲響,他已經躺在中庭了。


被取笑娘娘腔 國一生墜樓亡

中國時報【唐嘉邦、陳俊雄╱新北市報導】

新北市蘆洲卅日晚間驚傳國中生墜樓死亡案,一名國一楊姓男學生疑因遭親友指責是「娘娘腔」憤而尋短,從自家七樓窗戶跳樓,送醫急救不治,師長及家屬都哭紅了眼。

新北市消防局昨晚間九時接獲民眾報案有墜樓意外,消防人員趕往現場,發現目前就讀蘆洲某國中一年級的楊姓學生(十三歲)倒在長安街的路面,左手骨折、意識昏迷,立即將他送往台北市新光醫院急救。

警方調查,楊生身材瘦弱矮小,平時在校多和女生玩在一起,加上話又不多疑似因此遭人誤解,且他在部分男同學眼中性向較為傾向中性,在國小時曾有遭同學霸凌的紀錄,為此導師不僅對他加強輔導,還和家長商量後建議楊姓學生加入籃球校隊。

警方表示,外傳楊生還未入隊,就被同學嘲笑個子太小,以及「娘娘腔」,才在昨日返家後趁家人不注意,在晚間九時許打開家中走廊窗戶,自七樓一躍而下。

楊生就讀學校的校長指出,據導師敘述,楊生平時在校作息正常,但較為內向,沒有發現任何異狀,也未曾向師長表示曾受到同學欺負。不過,教育局表示,楊姓學生可能是與家人溝通不良而尋短,教育局方面也將針對家屬啟動悲傷輔導。


嘰嘰喳喳

我們在2011.10.29剛辦完台灣同志大遊行,這是全台灣規模最大、吸引最多華人與亞洲地區的同志朋友的活動之一。但隨即,還來不及慶祝的早上,我們就接到這樣的新聞與消息,真的很讓人沮喪!尤其在現在,多數台灣人都說:在台灣同志的處境已經不那麼困難。的當下,有多少人真真正正的認識了歧視與恐懼,又有多少案例還沒被關心到?!

在我參加遊行完之後,和我的髮型設計師聊到這個話題,並且試圖鼓勵他參與同志活動,他是一個看起來正常、陽光的GAY,就是即便他開玩笑的跟他同事說他是娘娘腔,也不會有人會相信的那種“主流派”。他告訴我:我不明白,你們為什麼要站在街頭,跟大家說『我們很不一樣、我們不正常,請你們接那我們;我們要爭取娘娘腔的人權;但我怎麼沒看見被笑胖子的站出來說要爭取胖子的人權,請大家不要笑他是胖子,你們是不是矯枉過正了?!』並且還說『我一直覺得我沒有什麼不同,就跟一般人一樣,所以我也不覺得有人說我不正常。就算被笑了,我也覺得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那是每個人的人生經驗,沒有勇氣接受的人,實在很讓我感到他不夠勇敢』。

在他說出這席話的當下,我實在無法做出任何回應,因為他的保護色實在太強大了,強大到,在他的生活圈裡,沒有任何一個朋友,像新聞裡的國中生一樣,因為遭受霸凌而自殺死亡,或許如果有,他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很輕鬆的說:這只是你們的磨難,要勇敢面對。了...但看見差異,尊重多元....等每年在喊的所有口號,從2000年開始不見斷,但已經過了11年,現今仍然有玫瑰少年因為遭受霸凌而自殺。

我不能怪罪學生本身,說他不夠勇敢,說他怎麼不多想一點。當你試著站在7樓的窗邊看看,你覺得:我要不要往下跳?這個想法,難道是一秒鐘就可以定下來,然後馬上執行的嗎?!顯然,在他一躍而下的時候,他已經想了很久,甚至想破了頭,沒有家人的支持、朋友的關心、師長的認同、愛人的陪伴、甚至他連訴苦的對象都沒有,連一點點可以保護自己,跟大家說『我天生就長的跟你不一樣,干你屁事,我面對我自己感覺很正常』的主流保護色都沒有。所以,他選擇結束了自己的生命

國小階段時候的我,天天上課也都在想要自殺,還好我沒有那麼衝,也還好,我身邊一直有一個讓我感覺不那麼孤單的老師陪伴著我。但即使有他的陪伴,老師終究不是萬靈丹。當我在廁所被恥笑時,他不能陪我去廁所;當我下課沒有玩伴時,他不能強制某位同學一定要跟我玩;當我午休被丟粉筆欺負時,他不能即時的保護我;當我被全班排擠,分組分不到的時候,雖然他幫我了,但他不能消除我“被當成異類”的那種感受....就連我那麼有資源,有個老師似乎瞭解我跟別人不同了,我都有種想要自殺的感覺。更何況是一個手無寸鐵,無處宣洩的玫瑰少年呢?!

有些家長、有些異性戀朋友,甚至同志朋友都會問:教他們性別平等、認識同志,真的有效嗎?!同志或性別氣質霸凌案例真的會減少嗎?小一教他們真的會聽的懂嗎?

前幾日,我外公過世,這幾天因為喪事,很多很久沒見面的家人都聚集了。但唯獨我最容易被攻擊,相較於我大姊因為年過30隱藏的很好、我表弟因為家庭的“矯正”而隱藏了自己,我表姊也因為家庭的壓力,雖然帶了個女朋友,但都沒人多說話,我呢....呵呵,獨自著承受許多壓力。雖然我的大哥大姊也有疑問,但是兩個大姊會自動的把大哥的疑問消化掉。但我最無法承認的,是當我走在廚房裡,我舅媽說:你走路可不可以快一點,正樣會比較不娘~接著我小舅媽也說:妹妹(他們大約是13~17歲的年齡)都會笑你是娘砲。說實在的,我的表妹們不太敢向我開這種玩笑,畢竟我還是個大哥,但是私底下如此的玩笑,也透過他們的媽媽們傳遞,甚至是他們的媽媽們,也沒有做一個即時的教育。我跟我的舅媽們說:我娘不娘干你屁事,而且走快一點就會不娘嗎?

我不知道,接下來我是地勇氣來面對:沒有甘阿孫參加喪禮,沒有長孫參加喪禮,沒有媳婦來哭的情況。但我深深的感受到,每個傳統而沒有受到多元性別教育的這些大人們的歧視與霸凌。這些歧視與霸凌來自台灣的傳統觀念,雖然嘴巴裡說:我愛我的小孩。但是當這些儀式,他們都需要一個“後”,而且,沒有原因解釋的,就變相成了壓垮這些玫瑰的壓力。我不能大聲的說:因為我挺的過去,所以這些都不是壓力。我更不能跟朋友們說:因為家庭因素,我去找一個女的娶了。因為這樣說,都太自私,也都沒有替每個不同狀況的人想。

但如果這些長輩,他們開始認識多元,他們開始懂得尊重身邊的差異。當看見男人婆不是用一種嫌惡的眼神看著;看見娘娘腔,不是用一種:你可以更MAN的想法看著....也許這些壓力就會煙消雲散。而當他們的小孩們恥笑著娘娘腔跟男人婆的時候,他們也會自然的去糾正他們的小孩,不是反過來的要求這些人需要改變。

性別平等教育真的不重要嗎?真的只是為了同志好嗎?!如果這些小孩知道他們因為笑別人是娘砲,害了一個生命消失,你想想,他們會有多少良心不安,他們又會帶著怎樣的罪惡陪伴他們到長大成人?我想,這是一個值得省思的事情。最後,希望你們看完文章以後,跟我一樣在電腦螢幕前默哀一分鐘,希望這位玫瑰少年開始不感覺到孤單,找不到宣洩的地方。我想,我們做的還不夠多,我們還需要更努力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