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置之死地而後生。當一切海闊天空,你就會重生
  • 863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12P,相談 情慾

 老實說,這本書曾經引起我的興趣與共鳴。但一向不擅長讀書的我,一頁可能要看個3.5分鐘才會進行到下一頁,不管書本多厚多薄,我始終很少將他們讀完。鮮少讀完的,大概只有光禹的書,或是一些電腦、設計的教材書、工具書。

前幾天,意外的聽到這本書,裡面參與的作者,有些我認識。我按圖索驥的打開那本書,試圖搜索著這一點一滴的證據:你看,這就是那個作者的簽名!

恩哼~是的,我認識他。我傻笑了一下,不過也沒怪罪,是誰沒告訴我,或是誰為什麼要告訴我,也許...這一切都自有安排,不然,當我衝動的買下這本書的時候,我壓根兒也不知道他是我認識的那個人,因為我沒參加座談會,更不知道這一個人就是他。

我坐下來,花了兩天的時間,約莫3.4個小時吧,把這一篇章節給讀完了。我沒打算告訴他我讀完了。因為我知道,我的安全感會跟他說:我讀完了這篇章節,我更懂了你一點,離你更近了一些....

我發現,我跟他的成長歷程似乎有點相似。從小就來自於一個對性與情感封閉的家庭,我記得小時候曾有段時間對男生的胴體感到好奇,大概是因為,每次媽媽洗澡出來時,都是光著全裸的身體,而爸爸卻相反的都穿好了內褲,所以時常的引起我想要知道,內褲裡那一大包,到底裝了些什麼。

這間接的影響了我對身體與性愛的探索。因為我看到了媽媽的兩個瞇瞇和妹妹~我清楚的瞭解女生的胸部就是像兩顆水球,也瞭解女生下面沒有小GG,只有一片草地。但我從來不知道男生下面有什麼,雖然我也是男生,但為什麼男生跟男生無法坦誠相見,或是就彼此比較看看呢?!

小的時候,媽媽怕我們學壞,所以不讓我跟姊姊出門跟巷口的小孩一起玩。到了國小,幾乎每個數不清的暑假,我們都要在大社的舅舅的工廠,陪著媽媽一起上班,直到國中一年級,我們才逃脫這樣的命運。記得舅舅也有兩個小孩,一男一女。那時他姊姊,也是我表姊很MAN,做什麼事情都很凶;而我表弟,卻恰恰的相反,個性非常陰柔,雖然聲音很有男子氣概,但常常陪我穿上女生的高跟鞋,他還會自己幫自己拿上口紅劃上幾筆,然後拿著嬸嬸的太陽傘,叫我陪他演上幾段....

有趣的是,有一次我跟爸爸經過果菜市場,當時的公共廁所外面有個投幣式販賣機,一邊是賣衛生紙,一邊則賣衛生家庭計畫。我問爸爸:什麼叫做衛生家庭計畫?爸爸跟我說:就是俗稱的保險套阿!我接著問爸爸:那保險套長怎樣阿?要套哪裡?他跟我說:保險套就長的跟你的小GG一樣,套在GG上面阿。隔了一個禮拜,我辛苦的存了五十元,趁著父母親不注意的時候,說我要去上廁所,然後偷偷摸摸的買了一個保險套。接著我很興奮的帶回家,將他打開,學著周新馳電影裡的樣子,把保險套套在舌頭上,然後意淫了一番.....

那時的我,滿腦袋在想:男生的小GG都跟我長的一樣嗎?!所以我有時會偷看爸爸跟媽媽洗澡,每次去上公共廁所就會很慶幸:這個廁所的隔板好小,可以偷看隔壁伯伯的....直到,國小某年的過年。我們一如往常回娘家拜年,大家庭的團聚總是很不容易。在吃團圓飯的時候,幾乎要吃上2.3個小時,吃完後大人們就會分成講八卦組,還有打麻將組。而小孩子就得無聊的等待這個時間結束。有一次,我跟表弟在玩鬧的時候,表弟問我:你有沒有看過爸爸的A片。我說有阿,不過是第四台的那種,有打馬賽克,看不到男生的小GG。接著,表弟說:我們來學A片好不好?

我跟表弟就在外公的房間裡,開始親熱了起來。我跟他舌吻,並且任由他摸索我的全身,而他也一樣的被我摸索了全身。我終於摸到了他的小GG,那年我跟他說:你的GG怎麼比我大?他跟我說他也不知道,不過這也是他第一次摸男生的GG。

後來,我才知道,原來我跟我表弟都是GAY,而表姊是個T,只是當年的我們,都還沒有資源而已。不過就算如此,在我們家的飯桌上,這些淫穢的事情,怎麼可以輕易的說出口?!就連電視新聞報導男性只要吃下什麼就有壯陽的效果,或者是國人的尺寸之類的新聞。我們就要很安靜的吃飯,並且連瞄一眼電視都不行,深怕父母親知道:其實我們正在偷偷摸索。

到這裡,小時候我經歷對性與情感上的壓抑,幾乎可以呼應作者小時候為了維持乖小孩、好學生的形象,就算很想要探窺對性慾的好奇,卻也只能偷偷的做這個,摸摸的想那個。一面的想自己是如此的羞恥與不堪,但一面還是為了自己的更進一步瞭解而開心不已。

文裡也提及,那令人更不堪的過去,是和同學比大小、幫同學打手搶,或是....暗戀上了男同學。這也讓我想起,我荒唐的國小高中時期。國小時候,我記得有次有個男生說,他的小GG有17公分,接著過幾天,他就從原本是隔著褲子讓大家見識他的帳棚可以搭的多高,變成他將褲子脫下,在教室裡遊行給大家看。接著大家群而效之,互相摸起了彼此的小GG,在廁所或教室裡比大小。

有次,我們男生們,在教室裡互換了座位,每個男生陪邊都做了另一個男生,女生們也全部做在一起,然後那個大屌同學發號施令下,每個男生就把手伸進隔壁男生的褲子裡,開始互相打手槍。那個時候的我們,都不曉得我們在做些什麼事情,但是,好玩,探索,成為我們最大的目標。一個比較成熟、懂事的女孩子告訴我們:我爸爸跟我說,男生的小GG旁邊會長毛哦,所以你們還沒長大。那時我們群體的笑著他,現在想起來.....真羨慕,他們家的中心思想,如此開放。

國小時後,第一次跟男生親嘴,大概就是克齊了,也是為什麼,那時會隱隱的喜歡他。那天在他的家裡,我還記得我們幾個同學在他房間看VCD,那時,有VCD很了不起....大概等同於現在有藍光的那樣。然後,淡淡的風吹過來,一個悶熱但讓人感到舒適的午後,在他偷偷的抽完一根菸之後。他突然間的一直看著我,接著,把他的兩片嘴唇送到我的嘴唇前,親了一次之後,我沒有直視他,他叫我不要動,又一次的親了上來,這是第二次....接著同學醒了,說我們在親嘴,那個同學後來也被搶吻了.....但是,我好像就這樣,懵懵懂懂的開始了我的感情世界。

和作者不同的是,我並沒有特別的愛上不同階段的同學,如果有,大概只有國小的克齊,國中的嘉仁對我來說像是好姊妹,高中時候,就開始向外尋求慰藉。但.....向外尋求的慰藉,卻和作者筆下的殘花柳月沒什麼不同。這會讓我聯想到,之前我說的,除了現在這個正在發展中的對象,我似乎還沒有交過男朋友。

而在17歲到22歲之間的這些年,我經歷過如趴場人間的生活,如同在孽子裡和228公園裡的每一個飢渴的胴體一樣,或者,我根本就可以說自己是一個百人斬、千人斬,都可以。但往往在尋求慰藉之後,希望可以有一個很好的感情發展,但往往都事與願違。不是背叛,而是落的比背叛更悽慘的下場。原來,每個曾經說過要疼愛我的哥哥,不過就是把我當作一個很青澀的小0號而已。


於是,我學會,很快的表達自己的情與愛,很快的要對方給個答案,假設好,我們就在一起,若不好,那打個砲也爽。一個,一個,一個的這樣週而復始。漸漸的,我忘記我要的是什麼,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滿足,我也永遠塞不滿我的安全感,因為我向來就是不安全。而勾搭上我的男人,也從來沒有想要給我安全。

開始,我每一天飢渴的夜晚,就會到公園,會到UT,甚至找上之前那些我約過的,然後希望自己能從中獲得一些什麼,就算最後得到的只是一灘灘的白色精液,那也好.....起碼我在他膨脹的陰莖、顫抖的身體、愉悅的淫蕩聲響中....享受到他對我的需要,享受到他一波波噴射在我的臉嘴上的愉悅,與愛.....

我不滿足的,在有男友的時候約泡,在有男友的時候不一定與他做愛,在有男友的時候勾搭我的砲友,問他:是否也可以成為我的男人。印象深刻的是,上一個男友,在和他穩定但又不穩定的交往期間,我勾搭上了一個固定砲友,他身上幾乎有我符合的條件,我們常常激情的做愛,他喜歡聽我很激昂的聲淫,我喜歡他每一次越來越用力的將他的性慾往身體裡面送....因此我們幾乎很常約做愛。那一次,在我躺在地上享受他的撞擊時,我突然有股想要跟他說我愛你的感受,我在想,我可以從他久久一次,但一次就很久的性愛過程中享受到幸福與愉悅,那麼,這個男人是不是我的男友又如何?而坐在家裡看著電腦的那個男友,他又如何給我幸福,他又何必成為我的男人呢?

我的性,我的愛,好像就此分裂了。原來,我其實不需要愛,我可以投入陌生人的性。這似乎呼應了作者,在文章裡提到,他和他不喜歡的人做愛....恰恰好,我也有過一樣的經驗。在對方舒爽的射精完後,要我跟著他愉悅,我拍了拍他,跟他說我還有事,然後就走了。我佩服的,不是他可以很HIGH的射了出來,我佩服的是,我可以在不喜歡的情況下,依然做了這件事情。彷彿,性才是第一,管他喜歡或不喜歡....

於是我瞭解,為什麼我和他會如此契合。為什麼,他會在床上告訴我:你真不愧是一個玩咖。然後,為什麼就算你難過,你開心,你生氣,或是你喜歡,你總是不發一語,沒有表情,沒有過多的喜歡或討厭。而且.....你從來不輕易告訴我你喜歡我....而相反的我,卻總是希望有個答案,強烈的表達我喜歡,我難過,我開心,我是個怎樣的人....

不過,我想這就是兩個人的差異吧,這個章節讀完後,我對他有著更多的瞭解,如此,你們瞭解,為什麼這篇文章不是放在彩虹戰士或雜七雜八,而是放在這個章節裡吧。我沒打算讓他知道我讀完了這件事情,因為這不是我刻意精心的安排,就算,我沒看過,我覺得我還是可以慢慢的瞭解他。但可以確定的是,我想我們是可以很契合的兩個人,就算他有著已經交往了八年的對象,不過,我想這不影響我與他之間的發展,也不會影響他和他的對象交往的發展,就讓我們一起繼續相談吧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