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置之死地而後生。當一切海闊天空,你就會重生
  • 868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【彩虹戰士】來自老師的真心祝福

 雖然,心裡一部份的我是抗拒的,因為我認為,這樣會對老師帶來衝擊,會讓老師覺得自責,但不知覺的,我還是慢慢的做了這一件事情。

2010年的社群網路FACEBOOK改變了人類使用聯絡工具的方式與習慣,運用電話MAIL或是曾經畢業的學校,所在地等資料,做人與人之間的六人連結,不僅拉近了每個人的距離,也意外的讓大家找到許久遺忘的同年時光。在這場研習會完成之後,我試圖使用FB的連連看功能將當年記憶中的老師找出來。

意外的讓我在第三次搜尋時才找到,臉蛋一樣也沒有變化,除了多了更多女人味,似乎還是當年我記憶中的那個老師:很環保,是個心裡學畢業的老師,然後是一個跟別的老師不一樣的老師。

我看了一下他所追蹤的粉絲頁面,多半是環境與環保和農業議題有關的,所以天真的猜測他應該已經沒當老師了,可能轉換跑道,變成一位社運人士,但是不想讓自己曝光,所以發了一封短訊息給老師,希望可以確認這個老師就是他。



HI~老師,你還記得我嗎?
大約是84年的三年十一班,在莊敬國小理我認識你的。很謝謝當年的你心靈上的輔導跟教導,很感謝你。
不知道你最近在哪裡做了哪些事情。

昨天參加了教育部對性別平等課綱的公聽會時,想起了你,很意外的沒有在會場見到你,不過相信你也很關心這一類的事情...

23年後的今天我很謝謝遇見你,起碼讓我不是葉詠志,希望你可以教導出更多成功且尊重多元保護環境的小孩子們哦!


這封短訊息寫的婉轉,但是卻點出了一些主題,希望這個老師可以看見,幾天之後,老師給了我一個回信,信件內容大致是這樣....



哈囉,你是當年的陳虹甫嗎?印象中你後來改名建宏?

其實他真的很厲害,因為就算是當年帶了我2年的跳繩隊老師,親到要帶我們去各地表演,他都忘記我的長相跟名字,只知道我叫做紅甫,只知道我是那個他覺得很厲害,很負責的人,但他都不記得名字。而我的班導,在我小5改名後只聽過我說過一次,便記起了我的名字與長相,讓我由衷的佩服,隨後禮貌性的回應了信件。



  • 是阿,沒錯
  • 你現在應該不是老師了吧,在社團專頁中,大概看的出來妳現在應該也是個社運人士,哈哈

閒話家常了一下,但是帶進去了主題,後來老師給了回信,讓兩人的對話找到了 一些平衡....



很高興自己猜對了,更高興你的來信,更更高興當年的師生情誼對你是正面的。

小子,我辭職?哈哈,辭職的人是我家老公啦,他本來是國小老師,因為長期深度的投入環境保護運動,終而辭職。而我,可是他背後的金主喔!別誤會,他也有薪水,只是薪水比起以前,剛好砍ㄧ半。更何況我熱愛教學呢!

我的朋友確實大都是社運、環運人士,我深深以他們為榮,也從中學習很多。

你說你去參加了性別平等課綱的公聽會,也說了葉詠誌,所以這個議題是你長期關心的嗎?我恰好認識葉詠誌當年學校中的輔導老師達努巴克,是個很棒的專業人士,是個很有魅力的人。

前幾年我參加一個修煉團體,是和氣大愛文教基金會,後來才知道我的同修們有許多同志,在共修中才知道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經歷了很多的磨難,但這些磨難都沒有打倒他們,同時他們也都努力要找到圓滿生命的道路。

孩子,祝福你


隨後我的回應:
所以你現在還是在莊敬嗎?

是說,你應該也是個社運人士,只是沒有你老公那麼勤而已,但是可以一起拼,也是很好的事情哦!

其實同運我也是今年才加入的,算是滿幸運的,認識了熱線,又認識了同志大遊行的理事,因此就慢慢的被同化了。在談這個議題的時候,多多少少讓我想起以前國小時我不快樂的時光,在一次性平教育的研習會裡(由同志諮詢熱線主辦,地點在西螺國中,對老師研習),意外的分享了我的生命故事,雖然我還是把你設定為我生命的貴人之一,但他們問我,老師們是否知道,你的這些點點滴滴,讓我想起,我的國小老師們,似乎不曉得這些我的自我認同,只知道要鼓勵我開朗起來。也許你曉得,但是沒聽過我的分享....

葉媽媽跟永鋕的老師,長期受到另一個以靈糧堂為主軸,但是卻用真愛聯盟的名義團體打壓,他們堅決反對性平教育,也堅決否認葉永鋕是因為大家對性別歧視,對性別氣質霸凌,所以才會死在學校裡。一個號稱家長,卻是該聯盟的人甚至在公聽會裡說:葉永鋕一定就是同志嗎?他可能只是因為性別氣質比較不同所以被霸凌而已。

這會讓我回想起自我認同的經歷,國小時其實我也不覺得自己是同志阿,但不知覺的我就被霸凌了,直到高中,慢慢的發掘自己也許是的時候,我想多半伴隨著那些霸凌跟嘲諷吧!

謝謝老師的祝福,如果哪一天可以出來聚一聚,吃頓晚餐,也許會更好。2011/09/24的高雄同志遊行,希望到時也能見到老師的身影,幫我加油打氣,不用參與站著看也可以。也祝福老師,更希望老師未來在教育場合裡遇到更多更多跟我一樣的孩子,因為要不是當年我遇到你,現在我可能是第一個葉永鋕了。




諳:
對我來說,其實國小就知道自己是同志了嗎?我不知道,也不能給個定奪,因為,我只知道國小時我人緣很差很差,每天都會被欺負,錯號是娘娘腔,到國中變成死人妖,高中變成娘砲死GAY,大學就是孤鳥一隻。但我印象中,在我國小時候,有兩個老師特別疼愛我,一個是信中提及的這位老師,另一個則是我的科學理化老師,他們總會在我分不到組的時候幫我,總會給我鼓勵,總會幫我說話,替我打抱不平。而我也只知道,國小時沒有人願意跟我玩,只有一個小男生,因為他覺得大家都要跟他成為好朋友,所以特別照顧我,讓我寫了一封卡片給他,謝謝他的照顧,希望可以當一輩子的好朋友。如果這樣可以說成應該是個同志,那麼也許我國小時就知道了吧?!

但可以確定的是,因為這些性別氣質霸凌,使得我在高中面臨自我認同問題時,沒有特別的猶豫與痛苦,心裡想著:也許我天生就是,那幹嘛害怕,反正天天被說娘,要當GAY應該不比這個痛苦了。因此我的自我認同非常成熟且完整,從未質疑過自己。


隨後,在晚上,我收到了老師的來信,讓我不知道如何是好....



孩子啊,你知道嗎?看完你的分享,我是流著淚的。

心情很複雜,其實是很高興你能清晰的回溯自己的成長歷程,努力的在釐清自己生命的方向,但是,我似乎連接到你心中的苦,眼淚就止不住了。也參雜了些許自責,雖然你是感謝我的,但是當年的我如果能更貼近你的心,也許能聽見你隱藏在內心的聲音。

當年,看著你,我的心裡不是沒有出現過同志這個猜測,但,因為自己的專業不足,也只能是個埋藏在心中的猜測。

遊行,我可是常客,只是大都是因為環境議題而走上街頭,今年,我ㄧ定會去參加高雄同志遊行,因為我要走在遊行的隊伍裡,驕傲的看著我的學生



我看見了,他說他要以我為榮,他說他很自責,他說他不夠專業,我的眼淚也就不聽使喚的流下來....

任何人在談性平教育時,都會提到葉永鋕,而如果連葉永鋕的老師那麼的專業人士都沒辦法處理這些問題,為什麼我們要讓這些在教學現場的老師背付這樣莫須有的罪名?!我的老師,我想是命運的安排,本來不應該是他,是當年我老媽子聽說他很厲害,把學生教的很好,所以去靠關係填進去給這個老師教的。沒想到,老媽子以為的好,是那種不對就會罵,錯了就會打的老師;偏偏,我的老師是那種,愛的教育,鐵的紀律的老師。小三班遊大家都去劍湖山,我們班去蝴蝶農場和山坡踏青認識大自然;別人班考試考不好挨打,我們班只管你今天過的開不開心,有沒有好好的遵守規則,按時交作業;像他這樣,是心理學體系出生的教師,竟然也說自己專業知識不足,那麼其他只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老師們,當他們遇到了LGBT的孩子時,他們會怎麼處理?!

我很謝謝老師,他的付出,像極了那天某個人聽完我的故事時,跟我說的:雖然那個老師並沒有正面處理你的性向問題,但他做了一件很棒的事情,就是陪伴,他起碼讓你覺得,在這個社會裡,你不是一個人的。我想,老師,這樣就很足夠了,我只要知道....當我孤單的坐在教室裡,看見同學的嬉笑怒罵,雖然我是寂寞的,但是有你的陪伴那就夠了。

1994年北一女
兩個女學生在旅館自殺,當時他們的遺書上寫著:“在社會生存的本質”,不適合她們。
其實伴隨著多少心疼不不捨,像極了多少LGBT的成長過程。每每讓我想起,許多孤單的歲月,有人提醒著我:你自己想想,難道你的成長歷程裡,不都是在印證他們遺書裡寫的這句話嗎?

是阿,是嗎?我不曉得,但我想我會說不是,是因為起碼有個老師會跟我說要開心一點。信末他提到,如果他能更貼近我的心那就好了。我想說的是,如果心照不宣,但是知道這個孩子我得多多照顧,那也不是一件壞事,而且,我一點都不怪你,因為沒有你就不會有今天的我。

我看見末段的兩行文字,心裡更是激情,“因為我要走在遊行隊伍裡,驕傲的看著我的學生”。謝謝你,謝謝你的肯定,讓我感動了好久,好久好久。我希望,有個機會,能在舞台上將這件事情分享給南部的人知道,讓南部的老師都瞭解,你教的LGBT孩子,在某一日,將會變成你的驕傲。

你知道嗎?老師,你可以是我的彩虹大使,你可以是高雄的彩虹大使,如果你就是彩虹大使,你將會帶給所有LGBT的孩子快樂、自由、幸福與平安,因為你會尊重他們,看見他們,瞭解他們,並且陪伴他們。我由衷的感謝你,我心目中的彩虹大使。

同時,這也讓我看見多元性別的性別平等教育,對於一線的現場教師來說是多重要的,如果連我的老師,都是不曉得怎麼教導的,那麼,那些沒有專業知識,甚至本身就是歧視不同性別氣質/性傾向的人,這些老師,又該如何呢?

我希望,2011/09/24這一天,會是一個開始,不是一個結束。然後有越來越多老師看見,聽見,並且去瞭解。讓我們一起勇敢的上街頭吧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