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置之死地而後生。當一切海闊天空,你就會重生
  • 863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【彩虹戰士】2010台灣同志大遊行

之一、緣分

一向將交友重心放在現實生活的我,因為交友受挫,所以把重心轉移到了網路平台,在分眾平台中....交了不少好友,其一.....是一位攝影師,在期間不斷拋出他的攝影作品,叫做男人計時器,每一個MD都是素人,而他打算拍攝240位MD,成為一個二十四小時的時鐘,每天我都撞見不一樣的MD述說他們的狀況,說著多麼有趣。

分手的那一天,帶著要拋出壞心情的態度,走向了阿莫的身邊,一同前去的友人提及他們將計畫去拍攝,當時的我拋下了一句話給阿莫:七月的最後一天,我將帶著75公斤去找你。於是就和阿莫成為了好朋友。拍攝完了一連串的照片,也聊了一下,發現原來阿莫不只是攝影師,同時也是一個同志運動的參與者,在他的鼓勵之下....我開始了一段不平凡的旅行。


之二、準備

回到高雄之後,我們就馬不停蹄的準備....由於我參與的時間比較短,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沾邊的準備,但是看著每一個人認真的臉,每一個人不計酬勞,也不計較的準備,就覺得向心力很夠,只為了,那一天的出現。

南人窩的小星小兔,為了高雄的同志遊行,還特地計畫了一部短片宣傳,並且開始拍攝,拍攝時的所有人力物力,所有的一切,都來自每一個人無酬付出,因此,我們的每一個付出,都記在心坎裡,而且,每一分一秒,都特別的讓人感動。不論是哭是笑,是付出,辛苦,謾罵爭執,或是剪輯或是熬夜....那些分分秒秒都很甜蜜。


之三、上街頭






西遊記的影片在YOUTEBE上發燒了許久,每一個見到裡面的演員皆是瘋狂的討論著,包括參與其中的我。有個同志的陌生男子,在7-11遇見我買東西,可能是見不得人好,還當著我的面批評起我“有什麼資格演這部小電影?!”,但是我仍然不以為意,只是很憤怒的告訴他:你要否定我沒關係,但不能否定掉所有的人的努力。

終於到了遊行的那一天.....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,起初的我,拿著南人窩老闆發的面具,我跟他說:遊行的路線離我的公司好近好近,我一定要遮上面具,不然曝光就完蛋了。起初走上街頭的我有.....有點不自在。我們在文化中心的廣場集合,並且有一些遲到了,但是等到我們上了街頭,媒體、攝影師、記者,都跑來採訪了,感受到了一些關注與壓力....

接著彩虹旗進場,我們跟著頭車開始了遊行,依然是戴著面罩的我,還是緊張到不行,了一小段路之後.....看見頭車的人熱烈的呼喊著口號,但身為高雄同志遊行最大團的我們竟然靜默著,我拿起了麥克風,拔下了面具,開始請大家一起歡呼。

在這一刻,我看見路人的眼神,手勢,關注,他們有些投以好奇,有些給予支持,有的人則是敬而遠之,有些則是大力的鼓掌,拍手叫好。我感受到,不管是支持的反對的,你們的眼神彷彿述說著:我看見了你們,你們存在在高雄這個城市裡。

無論這一刻用多少資費堆疊出來,是多少人的遊行嘉年華,你以什麼樣的裝扮出席,你以什麼樣的心態參與,這都是你對於自己的同志身份,也是對於自己,和對於同志的這個運動是支持的,因為你用出席,用贊助,用活動,用各種方式支持著。

有個朋友告訴我,他在活動的隊伍中看見了我,他說:你表現的很好,很棒,我都被你感動了。他接著說:但是當你們在喊口號說你們是GAY的時候,路邊有一群GAY指著你們說你們很不要臉,並且指指點點。對於聽見這些事情的我,雲淡風清的說:那很好阿,起碼大家聽間我是GAY了。我想過程不是在於我是GAY,並且大家都知道,而是在於,你自己敢不敢勇於接受這個事實,與被社會透視,或用自己的方式,快樂而自在的生活在這個城市之中。





遊行末端在中央公園站集結,一一上台並且被摸摸頭之後,一位媽媽現身了,在現場的我們因為收音的吵雜無法在後台清晰的聽見。當我們將YOUTUBE影片再度拿出來時,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默默的流淚。他是2011年高雄同志遊行的彩虹大使,他的小孩因為陰柔氣質在學校遭受精神霸凌。葉媽媽在現場說.....錯的不是這些同志,錯的是,看我們GAY不正常的人,那才是不正常。

讓我想起,我爸爸,在我很小的時候,就告訴我:爸爸可以很愛自己的兒子,但是唯獨兩件事情,我不認你這個兒子,一個是你被關了,一個就是你是同性戀。葉媽媽說,他救不了自己的兒子,但他決定,在他有生之年,他要拯救每一個同志的小孩。的確,父母親都愛自己的小孩,但有些人卻要在失去後才會愛....

於是,當我今天,走上街頭,看見與我同行的每一位同志,你們臉上認真的,開心的,自在的,滿足的笑容,自信。不禁讓我想問問那些不認同的親人們:你不認你的同志親人了,到底是為了什麼?而.....路邊的甲乙丙丁,卻因為你的同志親人感到驕傲,為他們鼓掌,起立,甚至停下車子,跟他們說:你們好勇敢,加油!那麼,你們的愛,是真的很認真的嗎?

有次在餐廳,看見一家人吃飯,但是有兩位女生為了照顧一位中風的親人,他們還得幫親人咀嚼食物,再餵食他,兩個小時的用餐時間,兩個女生幾乎沒有吃飯,但是他們還是和樂融融的吃完了這頓晚餐。如果親人的真愛即是如此,包括了一切疾病傷殘,甚至罪惡及罪刑,那麼同性之愛為何被排在外頭?


之四、繼續

小星告訴我:你的INPOWER已經被點燃,我希望你繼續參與並且寫出你的感受。雖然這篇文章拖了近一年才寫出來,但至今我仍記憶由存,那個炙熱的我,拿著麥克風,跟著路人招手,拿起彩虹旗,爭取我們要的權力。


有個性學會在遊行之後發表了一篇社論,說為什麼台灣一年要花那麼多錢舉辦兩場大會拜,沒有實質效益,像是拿錢辦起家家酒。其實我不看在眼裡,面對高雄這個城市的遊行,我們要從被看見到爭取我們要的生活權力;而在台北,則是從爭取我們的權力,變成我們要落實我們的權力。我知道很難,但我知道:如果我們不動,那就會更難。

有一個男友問我,為什麼這麼熱忠於同志運動。我跟他說:其一,我看見了每一個同志運動的前輩們,他們用汗用血,用生命用錢,不計酬勞的付出,讓生於現在的我們,生活的更好;其二是,我也知道,如果我不做,如果我們每個人只享受現在,那麼未來老了的我們,未來年輕的你們,將會比現在更困難的過著你們的生活,這不是恐嚇,而是事實。

所以,每一個身為同志的你們,我不奢望你們都要像我一樣熱血,但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們用心的一起參與每一個同志運動,不論是用錢,用參與,用文章,用討論,用態度,只要你不要站在旁邊指指點點說:他們是GAY耶。那麼,你們的存在,就是一種支持跟鼓勵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